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中国妈妈对奶粉安全零容忍!负面缠身的雅培奶粉宣告退出中国市场,成就了谁?

2023-05-19 16:27:07 1419

摘要: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穆瑀宸雅培奶粉终究没能守住中国市场。2022年12月14日,雅培中国在其官网发布声明称,在未来一年内,该公司将逐步停止中国大陆市场上雅培婴幼儿及儿童营养产品业务,其中所涉及的品牌包括菁挚、恩美力、亲护、喜康宝以及小...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穆瑀宸

雅培奶粉终究没能守住中国市场。

2022年12月14日,雅培中国在其官网发布声明称,在未来一年内,该公司将逐步停止中国大陆市场上雅培婴幼儿及儿童营养产品业务,其中所涉及的品牌包括菁挚、恩美力、亲护、喜康宝以及小安素等。

上述声明还表示,雅培决定更专注于医学营养品业务。此外,雅培在中国大陆的其他业务包括诊断、医疗器械和药品等领域均不受影响。

(图源:雅培官网截图)

实际上,包括婴幼儿奶粉在内的营养品业务,在雅培整个业务版图中的占比不大。财报显示,今年第三季度,雅培实现营收104亿美元,其中营养品的营收仅为17.95亿美元。

但营养品业务虽然不大,却仍拖了后腿。今年三季度财报显示,与2021年同期相比,2022年前9个月国际儿科营养品销售额(不包括外汇影响)下降了4.6%。对此,雅培在财报中指出,“这一下降反映了大中华区婴儿品类市场动态的挑战性影响,部分被东南亚和拉丁美洲各国销量的增长所抵消。”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财报中,雅培也曾表示,国际儿科营养品销售额(不包括外汇影响)下降了3.2%,原因是中国、中东和东南亚各国销售额的下降,被拉丁美洲和欧洲各国销量的增加部分抵消了。

对此,新华社瞭望智库食品行业研究员王先知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雅培现在宣布其婴幼儿及儿童营养产品业务退出中国大陆市场,是不得已而为之,倘若不退出其损失可能会更大。”

退出中国大陆奶粉市场

针对本次业务调整,雅培中国在声明中解释道,“过去数年,我们在中国大陆快速变化的市场上参与了激烈的竞争。然而,消费者对婴幼儿以及儿童营养产品的需求正在发生变化。因此,我们决定更专注于不断增长的医学营养品业务,并逐步停止中国大陆市场的婴幼儿和儿童营养产品的运营及销售。”

“目前,消费者仍然可以在线上线下各渠道购买和放心使用相关产品,并获得相应客服支持。我们的跨境购电子商务平台不受影响,将继续运营,从全球市场向中国消费者提供雅培婴幼儿及儿童营养产品等。”雅培中国表示。

“雅培的婴儿和儿童业务的业绩下降明显,即便再投入,发展机会也不大。雅培也在试图对产品结构进行调整,让婴儿和儿童的相关业务线转为跨境购来销售。如此一来,雅培奶粉线下业务的团队,可以直接转向其重点业务上,即医疗器械和药品业务,可以说是个不错的调整。”乳业分析师宋亮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财报显示,今年第三季度,雅培实现营收104亿美元,同比下滑4.8%;净利润为14.35亿美元,同比下滑31.7%。其中,包括婴幼儿奶粉在内营养品实现营收17.95亿美元,同比下滑14.9%,是雅培四大业务中跌幅最大的板块。

反观中国市场,在美赞臣、菲仕兰等外资奶粉品牌之前,雅培奶粉就跟随其制药业务,早一步进入中国市场。在中国奶粉领域,雅培一直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2014年,雅培还曾投资2.3亿美元在浙江嘉兴建立了营养品工厂。但好景不长,随着中国国产奶粉品牌迅速崛起,奶粉市场竞争愈发激烈,雅培奶粉早已失势。

欧睿数据显示,按国内奶粉零售额计算,雅培在2019-2021年期间的市场份额持续下跌,从4.9%下降至3.6%。2022年,雅培市场份额已经下滑至3.1%,排名第9,被飞鹤、伊利、君乐宝等超越。

值得注意的是,雅培奶粉在近年来饱受食品安全的负面影响,这也进一步影响了其在中国市场的发展。

今年2月,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宣布,正调查四名婴儿感染坂崎克罗诺杆菌和新港沙门氏菌事件的投诉。这四名婴儿均食用了美国雅培公司在密歇根州斯特吉斯的工厂(注册编号为1815692)生产的奶粉(品牌包括Similac、Alimentum和EleCare)。

为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总署提醒消费者,暂不通过任何渠道购买上述工厂生产的奶粉。倘若已经购买,立即暂停食用。

(图源: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总署官网截图)

在召回事件发生前,雅培旗下铂优恩美力婴儿配方奶粉0-6月龄1段,还曾在2021年检出微量香兰素。雅培也因此被罚款909.31万元(人民币)。

“雅培旗下奶粉风险因素过多,引发了中国消费者的信任危机。对于中国奶粉行业而言,无论是外资品牌还是国产品牌,消费者对于食品安全事件始终保持着零容忍的态度。”王先知表示,恒天然旗下一家工厂生产的浓缩乳清蛋白粉检测出肉毒杆菌,包括达能集团旗下多美滋在内的4家中国境内进口商,进口了疑受污染的产品。虽然新西兰初级产业部核查后称是虚惊一场,只是一个乌龙事件,但对于相关企业也产生了极大的负面影响。”

国产奶粉加速替代

事实上,调整中国业务的外资奶粉品牌并不只有雅培。

2021年6月,春华资本以22亿美元接手了美赞臣中国业务92%股权。同年12月,菲仕兰曾宣布对美素佳儿开始战略复核。不过,据央广网报道,由于未得到预期报价,美素佳儿最终停止出售,重新聚焦核心市场。

宋亮告诉记者,“外资奶粉品牌调整业务,主要是因为国产奶粉崛起后,外资奶粉品牌收到了很大压制。因此,一些企业的母公司,从股东利益角度考虑,选择出售。”

2008年的三聚氰胺事件,曾让国产奶粉市场份额一落千丈,雅培、雀巢等外资奶粉品牌异军突起,在中国市场获得巨大的利好空间。

不过,近年来,外资品牌一边倒的局面已经有所改变。12月14日,中信证券在研报中表示,2016年以来,内资奶粉品牌积极推动产品配方升级、母婴渠道下沉、品牌费用投入等,逐渐实现对外资品牌的替代。尼尔森数据显示,内资奶粉品牌份额从2015年不足40%,提升至2021年的55%+。目前,外资奶粉品牌整体份额仍在持续萎缩,雅培、美赞臣、惠氏等外资品牌的市占率下降趋势明显。

另外,随着2023年婴配粉新国标的实施,奶粉行业正在迎来新一轮淘汰期。中小奶粉企业市占率将进一步被头部奶粉企业蚕食,行业集中度将有所提升。

在王先知看来,“新一轮的配方注册制也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外资奶粉品牌的发展,因为他们获得审批会相对来说慢一些,这也给了国产奶粉品牌抢占先机的机会。”

根据我国相关规定,海外工厂生产的婴幼儿奶粉通过一般贸易方式入中国市场,需同时取得工厂在华注册资质和奶粉配方注册资质。因此,受贸易环境、疫情因素等影响,业内普遍认为海外工厂审核流程相对滞后。

不过,尼尔森数据显示,2022年前三季度,中国婴配粉市场规模同比下降中高单位数,主要原因是出生人口下降。

对此,王先知表示,未来奶粉行业将是存量竞争。要想在新的竞争阶段获胜,奶粉企业必须改变策略,开展更高层次的竞争。成人奶粉、中老年奶粉、特医奶粉等细分领域是未来奶粉企业关注的重点。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