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飞鹤乳业董事长冷友斌:精准营养是婴幼儿奶粉方向

2023-05-19 15:56:58 324

摘要:今年是飞鹤成立60周年,一直以来专注于中国宝宝体质和母乳营养研究。飞鹤扎根北纬47°黄金奶源带,打造中国婴幼儿奶粉行业首条产业集群,实现了从源头牧草种植、奶牛饲养到生产加工、售后服务的全产业链安全可控。2019年11月,飞鹤在中国香港上市,...

今年是飞鹤成立60周年,一直以来专注于中国宝宝体质和母乳营养研究。飞鹤扎根北纬47°黄金奶源带,打造中国婴幼儿奶粉行业首条产业集群,实现了从源头牧草种植、奶牛饲养到生产加工、售后服务的全产业链安全可控。2019年11月,飞鹤在中国香港上市,并从此保持着中国婴幼儿奶粉市占率第一的位置。

飞鹤乳业董事长冷友斌认为,过去十年来中国婴幼儿奶粉安全水平实现质的飞跃,是政府、行业和企业共同努力的结果,精准营养将成为行业发展方向。“在中国人的文化里,60年一个甲子轮回,意味着新的开始。飞鹤在甲子之年,同样要总结过去、展望未来,开启新的征程。”

飞鹤乳业董事长冷友斌。 受访者供图

从根源上控制风险

新京报:与十年前相比,你如何评价我国婴幼儿奶粉食品安全水平的变化?

冷友斌:市场监管总局抽检数据显示,2021年婴幼儿配方奶粉抽检合格率为99.88%,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抽检合格率为100%,是34类抽检食品中合格率最高的。我想这是一种质的飞跃。这一成绩的取得是政府、行业和企业共同努力的结果。

国家这些年不断加强对婴幼儿配方奶粉的监管,从准入开始,形成了包括配方注册制、体系检查和月月抽等制度为主的“全球最严”监管体系。

2014年,我国婴幼儿配方奶粉抽检合格率为96.9%,到2021年上升到了99.88%。此外,消费者对高品质产品的需求也推动行业和企业加强自律,不断提高自身的质量管理体系,提高产品品质。

新京报:十年来,飞鹤在提升食品安全方面有哪些基本动作和创新举措?

冷友斌:一是从源头保障产品质量安全可控,有好奶源才能做好奶粉。飞鹤早在2006年就开始建设“万头牧场”,实行现代化、规模化养殖,并在此基础上将产业链拓展到牧草种植,建立农牧工三位一体产业集群,从源头保障产品质量安全可控。

二是建立国际化的质量体系。在国际标准的基础上,融合全球范围内食品、制药等领域优秀企业的做法和理念,飞鹤不断更新质量管理体系,覆盖原料采购、研发、生产、销售等供应链的各个环节。

三是持续十年建设溯源系统。2012年1月,飞鹤上线试运行全产业链可追溯系统,同年3月正式对消费者提供溯源查询服务。2018年,飞鹤启动数字化转型战略,不断接入上下游供应商的产品数据,建立覆盖全产业链条的溯源系统,强化了监控预警,提高溯源精准控制,从根源上控制风险。

国产奶粉品质不断提升

新京报:近年来以飞鹤为代表的国产奶粉市场份额不断攀升,你认为原因是什么?

冷友斌:从供应方面讲,国产奶粉在解决了质量安全问题后,品质不断提升,且随着飞鹤等头部企业在中国母乳和中国宝宝体质等基础研究领域的积累,产品设计向“更贴近中国母源配方”靠近,更适合中国宝宝体质。

飞鹤研究中发现,母乳中的脂肪结构非常独特,直接影响了脂肪酸被婴儿消化吸收的过程。2020年,飞鹤研制出新一代专利OPO,使SN-2棕榈酸的含量达到67%,贴合乳源黄金标准。同时,飞鹤开展临床研究,证明SN-2棕榈酸配方奶粉可促进肠道益生菌增殖,对促进肠道健康等起到作用。2022年1月,这一研究结果在国际期刊上发表。

从需求方面讲,我国制造业和服务业不断发展,大家的自信心和文化认同感非常高,年轻人更愿意选择质量过硬、服务好的中国产品和中国品牌,也促进了国产品牌的崛起。

新京报:目前飞鹤在国内婴幼儿奶粉市场处在什么竞争地位?如何扩大份额?

冷友斌:根据尼尔森数据,2019年9月以来,飞鹤一直保持着中国婴幼儿奶粉市占率第一的排名。我们认为,目前飞鹤在产业链、研发、产品和渠道方面,都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优势,建立了自己的护城河,不惧怕市场挑战。但我们也看到人口出生率下滑,市场竞争更加激烈,飞鹤会根据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及时调整经营策略,不断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赢得更多消费者的信任。

精准营养成为未来方向

新京报:十年来我国奶粉行业发生了哪些变化和趋势?

冷友斌:个性化、多元化的消费需求持续增加。对于婴幼儿食品,家长们从关注安全到关注营养的全面性,再到近两年希望根据孩子的体质、成长发育情况甚至口味喜好,给他更适合的产品和营养。将来,精准营养的需求可能会更多。

新京报:你认为未来奶粉企业竞争的关键赛点是什么?食品安全将扮演什么角色?

冷友斌:食品安全是企业的生命线,也是行业发展基石,没有食品安全就没有一切。婴配粉行业是一个极为特殊的行业,产业链长且复杂,消费者对产品和服务的品质有极高需求,未来的竞争还是看产品能不能满足消费者多样化、个性化的需求,服务能否真正做到专业、普惠。

新京报:你曾在2021年全国两会期间建议,建立健全乳制品供应链,你认为我国奶粉行业还有哪些“卡脖子”问题待解决?

冷友斌:首先是关键原辅料的问题。比如说乳清类的原辅料,主要包括脱盐乳清粉、浓缩乳清蛋白粉、乳糖、α-乳白蛋白粉、乳铁蛋白等。尽管飞鹤已经建有乳清液和乳铁蛋白的现代化生产线,能够进行工业化生产,但从整个行业来说,我国还没有乳清类配料的规模化生产能力。此外,益生菌也比较依赖国外。农牧业环节,在良牛种繁育方面,优质冻精与胚胎还依赖进口,优质牧草的对外依赖程度也比较高。

新京报:今年是飞鹤成立60周年,未来十年你认为飞鹤会成长为怎样一家企业?奶粉行业会发生哪些变化?

冷友斌:在中国人的文化里,60年一甲子,是传统纪年的一个轮回,意味着新的开始、新的希望。飞鹤在甲子之年,同样要总结过去、展望未来,开启新的征程。未来大家对奶粉的需求会延续功能性、个性化的趋势,精准营养应该是方向,飞鹤在这方面正在加紧研发储备。我们希望,下一个60年,飞鹤依然踏踏实实做好“母亲的事业、未来的事业”,围绕全生命周期,做值得信赖的家庭营养专家,成为百年飞鹤,为中国品牌赢得世界尊重。

2022年8月9日《食安•十年》新京报食品安全特刊。

新京报首席记者 郭铁

编辑 祝凤岚

校对 翟永军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